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轮回永叹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宿命·牺牲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8:58

轮回永叹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宿命·牺牲

该死,灰宫告的关机了,他到底在干什么?对了,这个时候,山香爱那个女人应该出现了,他丢掉一定是为了断开跟自己的联系。对了,可以去他家里给他留言,让他千万不要违抗山香爱,这样就好了吧?

叶轻眠迅速判断了一下出去的路,迈开大步奔跑起来,但自己仿佛离离开的大门越来越远,身体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开始倒退,拐弯,进入了一个病房。

“啊!”叶轻眠愤怒的踹了一脚自动关上了的房门。

“放弃吧,你不会成功的。”白滴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个世界附属于你所在空间,并不是完全真实的,甚至离开了这间精神病院,外面的一切都是虚无的。”

“灰宫告是不是彻底没救了?我一直想来见你,就是要知道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令他重生!我知道你很不一般,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

“当然。”白滴滴微微一笑,“比如回到尚且存在灰宫告的具有活性的过去空间,然后把拉到现在。不过这不是你能做到的,同样,此刻的我也做不到。”

“那怎么样才能做到?”叶轻眠问道。

“你应该问,谁才能做到。”

“谁?”

“第五维生命,或者说,神。”

“你等于没说。”叶轻眠失望的蹲下,心里那被点燃的希望之火尚未燎原就被熄灭了。

“第五维生命,或者说是神,并不存在。但如果说有一个人离那个位置最近的话,我相信会是轮回通道的掌控者——柒鱼。”

“你觉得一个想置我于死地的人会帮我?”

“当然不,不过如果你愿意牺牲你自己的话,或许我也同样可以找到办法帮你复活灰宫告。”白滴滴暗示道。

“你这话,让我觉得你的最终目的似乎跟掌控者没两样。”叶轻眠警惕的说道。

“你看,凡人的友情是如此脆弱。”

“不要歪曲我的意思。”

“是你歪曲了我的意思,也许你现在并不明白,但迟早你会知道。”白滴滴摆了摆手,“今天见面,我并不是想跟你讨论这些事。如果没有意外,这恐怕是你最后一次就见到苏醒的我了,无数空间里,已经几乎找不到几个我尚苏醒着的地方了。”

“为什么?”叶轻眠对白滴滴的状态十分好奇,她这种身体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为我的计划做最后的准备。”白滴滴并未透漏自己的具体计划,但直言了自己在做着什么,“我需要一个后手,而你就是我的选择。”

“早知道你们在利用我做着什么,如果我没猜错,你跟那个姬空恋是一起的吧?但是我能做什么?我现在忙着活着还顾不过来。”

“我刚才说过,想要复活灰宫告,除非是神。那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取代柒鱼,成为仰望高维生命下的第一人呢?有没有想过靠自己的能力,得到那至高无上的力量呢?”

“我不相信我是小说的主角,也不相信你会好心的把这么大的馅饼让给我。”叶轻眠说道。

“所以我说,你是我的后手。如果有天我死了,那么这个世界不能因我离去而彻底丧失希望。”白滴滴说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

“柒鱼不可靠,她的目的并不单纯,她的掌控者之位本就是多方妥协下的产物,她将带来毁灭,而不是光明。”

“能别把话说得那么玄吗?说实话你的没一个观点都让人云里雾里的抓不到实在的东西。”叶轻眠抱怨道。

“你丢掉了钥匙,找回她。姬空恋留给你的世界,会让你知道轮回通道和轮回游戏存在的意义,会让你知道这个世界的本质和最大的秘密。当你了解了一切,你就会明白我的计划,你也会知道自己的路将要怎么走?”

“叶离?叶轻依?钥匙?如果你们想让我知道什么,为什么搞出这么复杂的事?我绝对不会对她做任何残忍的事情,我知道钥匙的下场绝对不是我希望看到的。”叶轻眠拒绝道。

“你说的没错,钥匙的归宿是牺牲。但她的存在并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她从虚假变成现实,让循环世界缺少了一部分。只有让它再次完整,你才可以掌控那里,得到真相。”

“那么就让你所为的真相埋葬掉吧。”

“宿命,是绝对的未来,你无法抗衡,不可更改。”白滴滴微微摇头,叹了口气,“不要妄想可以跳出命运的轨迹,现在的你做不到。”

“试试看咯?”叶轻眠突然有些反感白滴滴这个人,太神秘了,而且太多话让人很不安。

芬兰某木屋里,叶轻依手上拿着一封信,仔仔细细的看着。已经不知道读了多少遍了,但是每次一都会让人觉得心很温暖。

“又在看那封信啊?”一个年轻女子从外面走进来,从纸袋里拿出几个香喷喷的小面包,“来尝尝看,特别香,我走在路上都忍不住吃个一个了。”

年轻女子把纸袋放在叶轻依推上,不小心碰倒了她的手,“依依,你手怎么这么凉?”

“没事的橙子姐,只是刚才出去呆了一会。”叶轻依缩回手说道。

“你自己出门了?你身上有伤啊,可千万不能动啊。”橙子语气夸张的说道,“你要是出点什么问题,我可没办法跟雇主交代呢!”

“知道啦,只是躺的太久了,去门口站了几分钟,我保证接下来安安心心躺床上修养!”

“外面还下着雪呢,你现在身体不行不能受凉,你要想活动的话我扶你在屋子里稍微走走。”橙子关切的叮咛道。

“哎呀好了橙子姐,我们住在一起,你一直看着我,就别反复嘱咐了。”叶轻依有点怕了这个亲妈似的的橙子姐,好像生怕自己动一动就要死掉。

“也不知道雇主怎么想的,找了这么一个天寒地冻的地方让你养伤,真是奇葩到家了。”

“是啊,果然再细心也还是个男人。”叶轻依想起在别墅的那天,叶轻眠询问自己想要在什么地方生活,自己有提到鲜花和干净湖,那时候自己脑子里想的是荷兰,但是却最终被安排到了芬兰。

想到这里,叶轻依就不禁一阵气恼,真想把叶轻眠揪过来看看,这个漫天飘雪,甚至能看到极光的国度跟那个满是鲜花的地方差距有多大,果然是没经验的亲爹式疼爱。

叶轻依躺在床上,在此拿起了那封信,是叶轻眠写给她的。

叶轻依轻轻拿出脖子上的护身符,“我都知道,你不说我也懂的,但是我所想要的只是在见见你,然后...完成我宿命中应该去完成的...牺牲。”

破晓基地里。

轮回游戏结束后,所有高层在此出现在会议厅,在赵多情的提携下,佘璇也拥有了参会资格。

“先说说我们这次的损失如何吧?”潮洋靠在一张椅子上揉了揉头,先抛出了一个问题,但接下来的安静让他一愣,随后自嘲的苦笑,“我都差点忘了,死亡将不会再被铭记。”

“不过...应该很惨重吧。”赵多情看看会议室里,空着的十几把椅子,“那些位置,之前应该都是有人的吧?”

会议室里再次陷入沉默,所有人都心情沉重的看着那空着的椅子,去回忆那些再也不存在于记忆中的曾经的战友。

“全体起立吧。”潮洋无力的招呼一声,率先站起来。

大家差不多知道潮洋要干什么了,赵多情紧随其后,郑重的站起身。

所有人庄严的从座位上站起来

,凝重的等待着潮洋或赵多情开口。

“脱帽。”赵多情冷冷了看了一眼对面带着鸭舌帽的一个男子,后者闻言立即摘下帽子。

“我们曾以家人互称,我们曾以扰梦者为荣,我们应当铭记每一个共同奋斗过的友人。”潮洋低沉的开口。“纵使那些我们曾经的朋友已经消失在历史,但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曾经的付出和贡献。每一个逝去的人都是我们的家人,他们或许无法拥有一座坟墓让后人去铭记,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破晓的先驱者,死亡并不是最终的归宿。”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他们是男是女,是谁的亲人或挚爱。但会有那么一群模糊的影子,被我永远刻在心底。”赵多情说道。

“我们此刻感受不到痛苦,感受不到悲伤,因为死去的是那未知的他,那不再存在了的人。轮回,剥夺了我们去哭泣的机会,抹灭了我们去祭奠的权利。这不仅是他们的悲哀,也是每一个扰梦者的悲哀。”

“破晓全体,为逝去者默哀吧。”

三分钟后,众人从沉痛中走出,重新坐回。

“那么讨论一下吧。”潮洋有些疲惫的开口,“之前赵多情的提案,破晓,是否有必要分裂开来。还有,破晓内部的那个...那个什么落叶之纱,有没有必要继续存在,如果有的话,是否有必要动用我们的力量去壮大它。”

资阳白斑疯医院
衡阳好的牛皮癣医院
石家庄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资阳白癜病医院
衡阳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