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霜寒之翼 327 经书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0:04

霜寒之翼 327 经书

宁采臣一醒过来,看着白河坐在一边喝茶,回想起昨晚的事,哆嗦一下,把身体紧紧地缩在被子里面。

“大~大王!小生上有八十老母,杀了小生一个,便是杀了我母子两人,还望大王怜~怜悯。”

“又不杀你,这么慌做什么?”白河一哂:“昨日不过杀了两个剪径贼人,又猎了一匹狼,剥皮来镇上卖,见你来的蹊跷才故意试你一试;俺还从来没见过有你这等大胆的书生,竟敢单身走夜路。”

宁采臣稍稍松了口气,突然脸色又是一变:“原~原来如此,只,只是那两个……人的装束,装束……装束……”

这憨货心想那两人穿的衣服明显不是强人的衣衫,着实可疑了一些,但是看着白河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如同笑面虎也似,想起这个家伙拿人头吓唬人时候的谈笑风生,连忙闭上嘴巴,两片嘴唇抿得紧紧的。

“秀才。”白河洒然一笑,看着宁采臣怀疑视线,也不解释:“如今天下大乱,福建乱匪肆虐,眼看着就要北上江浙,再过一些时日,这里便要成了乱匪肆虐之所,你想要在这把我糊弄了,脱身之后去报官,估计未必灵验。”

宁采臣眼角一动,心中一阵惶恐,下意识道:“不,傅相督师江浙,他为官清正,治政有方,地方安靖,乱匪闹不起来的。”

白河摇了摇头,嗤之以鼻。

这一日住在客栈,他派出手下四处打探,那个小胖子看起来是个混子,但是打探消息的时候却颇有亲和力,他假扮成个和尚,靠着一张传教时候忽悠人的嘴,加上辅助系统之中的社交辅助系统,偷来了不少的消息。

这个大周王朝的皇帝,登基之初就佞信佛教,五年前请来了一位和尚,法号普渡慈航,精通佛法,号称能变幻如来法相,皇帝甚是宠爱,封为国师、护国寺大法杖,统领天下佛门。

白河知道,这个所谓的普渡慈航就是倩女幽魂2中的关底boss千年蜈蚣精,法力高强,有着这个等级的boss,在加上千年修为的槐姥姥和更强大的黑山老妖,也算对得起这个世界的难度数值。

这蜈蚣精寄居在朝廷之中散布邪教,蛊惑众生,朝廷内众多官僚,包括皇帝在内都被他吃光了内脏,化为傀儡。

当然,白河不会较真到去疑惑为什么这么一头妖怪在京师作孽了这么久还没人去收他,剧情就是如此,估计本世界会有什么道理给他圆上。

根据历史经验,这种不靠谱的佞幸权臣进了中枢,政府就要完蛋了,这个国师加派赋税、残害忠良、提拔亲信——都不用提拔亲信,干掉了再让傀儡顶上,整个中枢政府的官僚都被他杀光了,他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于是天下就大乱了,各种妖魔出没,盗匪横行,这个现在还有模有样的金华城,大概再过个十几天就要完蛋了。

这可不是白河神通丢了大半还在胡乱算命,而是宁采臣的出现告诉了他这样的信息。

倩女幽魂1和倩女幽魂2之间的跨度只有几天而已,倩女幽魂1的时候,金华城还有个知府,虽然是个糊涂虫贪官,但是能审案能收受贿赂,说明地方的秩序仍然存在。

到了倩2开头,那可就是群魔乱舞,金华城里游荡的全都变成了流氓

,几天前还好好的店铺遭到洗劫,酒店里公然买卖起了人肉,倩1还有所克制的官府,到了这时候不仅仅应付不了地方的乱象,更是彻底成了鱼肉百姓牟利的恶霸组织!

对照小胖子送来的信息,白河揣测出了个缘由,大概就是这位督师东南,应付福建叛匪义军的傅天仇傅大人,也就是倩2的正面人物忠良代表突然扑街,才让原本秩序良好的金华城几天之间变了模样。

这话白河不会多对宁采臣这个穷酸多说,打个暗号,麦冯直接举着个几千斤的大石桌走进来,轰隆一声放在地上,幸亏这个小院是客栈的雅间,不然还真是惹人注目。

宁采臣何时见到过麦冯这种‘力士’,麦冯冲他一笑,一张又尖又丑的脸上满是和蔼,这书生瞬间就想起来昨晚上这个家伙手持人头的模样,咽一口口水,整个身体都僵硬了。

手持动力甲变出来的刀具,麦冯在石桌桌面下面抠出一个空格,再将炭火置进去,须臾上面的石板桌面烧的灼热,白河拎起切得薄薄的牛肉片放在石板上烙熟,卷着圆葱塞进辛帕西娅张着的嘴巴里,又转头看着宁采臣:“若是我这手下突然发狂,在这城里四处杀人,书生觉得如何?”

宁采臣眼皮暴跳,看着麦冯露出肌肉摆poss的模样,不知该如何是好。

“书生,我刚刚所说,句句是实,不过若说我是良民,估计你也不信。”白河笑吟吟地烤肉:“那便好话不说说赖话吧,我等做生意而来,委实不想招惹什么麻烦,我这几个手下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还各个忠心于我。你若是觉得我像是匪人,和本地官府一起不利于我,我听说这知府乃是贪腐之人,断不肯受他摆布,到时只好让这几个手下带我突围,你老家在泉溪,说不准以后他们就要摸到彼处,问问你同乡人宁府在何方了。”

宁采臣脸色骤然变黑,咂摸了一下白河的话语,却松一口气,苦笑:“这么说兄台是不准备杀我了?”

“你我无冤无仇,你身上又没有我想要抢夺的东西,杀你于我何用?”白河奇怪道。

“宁某非多管闲事之人,昨夜多事冲撞兄台,是宁某的不对,昨夜那些死人的事情,宁某不知真相,也不想追究;只希望兄台高抬贵手,如要灭口只杀宁某一人,勿要祸及我老娘。”宁采臣冷静下来,下床肃然一礼,却是变得有礼有节,颇有风骨。

“好说,书生昏迷一天一夜,身体虚弱,给他摆上碗筷。”白河一招手,麦冯直接送了套纸餐具上来,宁采臣闻了闻白河的石板烤肉,也是食指大动,不过思忖一番,还是只煎了两片菜叶,胡乱吃了下去。

“书生来到金华,不知道要到何处去?”白河问。

“今年家里粮田又是歉收,数数到了明年六月便要断粮,因此小生前来此地投亲;他在集宝斋做事,颇有几分人事之权,曾许我做个文书,临时赚点花用,或能补上那几个月的救命粮。”宁采臣据实以告,也是想多漏些把柄,平息眼前这个善恶不定的大豪的杀心。

“噢!”白河恍然,原来是这样的文书,不过这个家伙想象不到落到自己头上的差事就是讨债吧。

这种事情放在后世是某种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干的活计,白河看着文文弱弱的宁采臣,想象一番小马哥的打扮,脑海里就莫名其妙浮现出西南之虎的照片,让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宁采臣被这个笑容笑得如同芒刺在背,手一哆嗦,石板上的菜卷差点煎糊,心惊肉跳不已:“兄台,若是无事情,可否尽快放小弟投亲去?”

“不急。”白河手指一捻,折扇啪地一声打开,露出一副清明上河图:“书生在我这晕了八个时辰,我仆从把你从荒郊野外抬到此处,灌药喂粥,多有劳累,书生得无相偿耶?”

宁采臣手指一僵,脸皮顿时抽搐起来。

“书生莫非要说:‘小生要钱没有,但有贱命一条在此’?”白河露出虎式微笑道。

“小生不是寻死之人,愿手书欠条。”宁采臣闷闷道。

“欠条倒也不必……”听闻此言,虎式微笑变得和蔼起来。

……

“你就这样把猪脚放走了?”看着白河送走宁采臣,辛帕西娅皱起眉头:“他可是主角啊。”

“主角又怎么样?没进入剧情,没碰上聂小倩,没遇上燕赤霞,宁采臣也只是一个普通书生而已。”白河淡淡道:“现在要让他野蛮生长,继续按剧情走下去,让他有价值起来。”

宁采臣最大的价值在哪里?傅家、知秋一叶、燕赤霞,都是价值所在,白河要搭上线,就要和宁采臣有些因果。

现在看来,由于白河的恶趣味,这个因果的味道,也显得有些奇怪。

“总觉得你有些缺德呢,奥苏尔,这个故事可是很凄美的,你不会让它的画风变得太扭曲的,是吗?”辛帕西娅皱眉。

“那可不一定。”白河道:“我的目的只有增长实力和散播信仰,如果为了这两个目的有必要让这个世界的画风变得奇葩,我也没有办法啊,我又没有为他们圆故事的任务。”

“你……哼!气死了!”辛帕西娅气恼道。

“老婆,你不觉得奇怪吗?我所见所闻的世界,都是别人编好的故事。”

“知道了又怎么样?按照你的说法,还不是要继续活着?”

“不愧是俺相中的老婆,这个心态就是好啊就是好。”白河蛤蛤一笑。

“少说那些有的没的,送走了暂时派不上用场的主角,你准备干什么?”

“当然是找个地方练级啊!”白河一抬手,一本白色的小书就出现在了手里。

“这是……”辛帕西娅露出了吃苍蝇一样的嫌恶表情:“这……你还要让我看这本精神错乱的东西?”

“我给你看的已经是最不让别的生物精神错乱的版本了。”白河语气有些委屈。

“那也很让别的生物精神错乱啊好不好?老爷子都已经够厉害了,也只是读一半就丢了,我亲爱的奥苏尔,你要用这个玩意蛊惑众生我不管,但是总不能连家人都坑吧!”

“我真没想坑你们,不过是道路差异,导致别人的真理遇上了我的真理,产生了矛盾冲突而已,老爷子就是如此。”白河淡淡道:“全本的《白之书》还要继续编写下去,这是我的证道之书,它的内容会越来越长,然后越来越短,当我用不到它的时候,它的使命就完成了。别的不说,你看这一页的内容。”

白河翻开这本白之书的第一页,辛帕西娅凑过去看,却是六个魏碑体汉字:

《白河长生魔经》

“这是道术版本的《白之书》,这可能会是白之书中最短的一部,但我觉得这可能是最好玩的一本。”白河洋洋得意地介绍。

“为何是魔经?”辛帕西娅皱起眉头。

“我要独出机杼,当然不可能是道佛的那一套,既然要搞邪门歪道,干脆就叫魔经。”白河笑道:“这本书成为神作之后,肯翻开看的,多是急功近利,想要快速获得力量的货色,这种名字说不定正对他们的胃口呢。”

牡丹江白癜病医院
邢台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防城港治疗妇科方法
牡丹江白癜风
湘潭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