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中国经济走出低谷的条件初备

发布时间:2019-07-14 03:49:55

中国经济走出低谷的条件初备

农历新年之际,全球经济仍然愁云密布,中国的经济走势却出现了些许微妙的信号,值得辨析与梳理。

当央行2008年11月起大幅释放流动性后,伴随着12月份流动性指标尤其是M1增速大幅反弹。而来自投资界的传闻是,2009 年1 月份新增信贷已过万亿,本年赤字财政运行的基调也成定局,中国实体经济再次繁荣的基础似乎初步奠定,由此看来,各界对于中国经济能最先走出世界经济低迷的判断并非无的放矢。

仔细洞察,在发达国家的金融体系忙于“去杠杆化”、加强对金融体系的监管之际,中国应正确理解其无奈而未照方抓药。

略作推算,2009年,即使以8000亿元人民币作为中国财政赤字预算的标准,其占GDP 的比值也不到3%,因此中国在扩大财政赤字、提高负债率方面增长余地巨大。且按照西方发达国家的标准,国债发行占GDP 的比重都高达70%以上,中国的指标只有22%,增发国债的空间丰富。

而无论是与国际水平比较还是与中国的历史水平比较,中国的企业、居民的负债率都处于较低的水平。经过多年的良性转轨,整个银行体系的资产负债表也十分健康,这与美国等国家的过度负债和过高杠杆率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是中国应对此次危机最为有利的条件,也成为中国经济再次走向繁荣的契机。由此,可以更深体会高达几万亿迅猛投资的另一层内涵。中国快速振兴经济的手段也比欧美国家多了很多。

2008年,中国在货币政策方面做了相当力度的调整,连续5 次降息,最大幅度是108个基点。这一举措充分吸取了1998年应对金融危机时货币政策、特别是利率政策反应相对较慢的教训。尽管中国的银行业秉持了国际银行业的传统,在经济下行周期中惜贷情绪严重,特别是对于民营企业的放贷,但在具有中国国情特点的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下,中国的银行业正陆续把资金注入实体经济部门,今年1月份贷款高速增长的势头释放出了积极的信号。

下一步,中国的政策重点应是综合运用财政和货币政策工具,鼓励银行继续适度增加贷款投放,同时切实、有效率地和扩大内需的政策结合起来,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历史表明,投资的持续增长如果没有相应的消费配合,则很难持续。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推行招商引资,承接世界的产业转移,成为了“世界加工厂”。过去15年来,投资和出口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了60%,且还在逐年增长,而消费对GDP的贡献率却不断下降,就像一个瘸腿巨人在倾斜着奔跑。然而,这种依靠投资、出口拉动的重工业化经济发展模式终究难以持续,一旦投资相对于消费过度超前,经济就不可避免地面临调整的格局,这在中国短短近十年的发展中已屡有上演。

对于政府决策者而言,启动内需,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战略从不被各级政府重视和实践,逐步被各级政府所接纳,这是一个令人激动的进程。中国的危中之机,就在于尽快地、坚决地推动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型。

从国际经验来看,投资型社会到消费型社会的拐点一般出现在人均GDP3000美元左右的时期,中国2007年的人均GDP为2557美元,2008年将接近3000美元,中国已经初具了扩大内需、消费升级的物资基础。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重工业化时期也面临转型痛苦,随后的收入增长坚定地支持了来自国内的消费需求,韩国也是在相应的收入水平时,消费升级的步伐骤然加快,近邻的成功给中国提供了绝好的范例和极富想象的期待。(文/陈伟)

微信怎么做商城
新闻文章模板
微信如何申请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